公司凝聚了素质高、技能强、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,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,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创新研发 >
创新研发
还停留在电视剧女奴那个阶段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6-21 18:29 浏览量:

  2018年,导演文牧野的第一部电影长片《我不是药神》上映,获得了31亿元票房,进入年度票房的前三名,以及历史票房的前五名,获得了口碑和票房的巨大成功。(资料图/图)

  (本文首发于2019年1月31日《南方周末》)

  2018年,中国电影市场继续稳居世界第二,年度总票房破600亿元。在这个热闹的电影大年里,文化原创榜以九个词条来梳理中国电影的“牌面”和未来。

  五个“金砖国家”2016年第一次联合举办电影节,并达成合作计划。由此,中国观众在电影院里看到了越来越多“金砖”电影。

  不得不提的是2017年公映的印度电影《摔跤吧!爸爸》,近13亿元票房是印度与北美票房总和的两倍。每年的印度电影进口配额,从一部扩大到四五部;2018年更是多达九部,各处评分都相当可观。中国院线里的七部俄罗斯电影题材十分丰富,譬如科幻片《莫斯科陷落》和新颖的悬疑片《网络谜踪》。后者由美俄合拍,场景一概以电脑屏幕呈现,形式非常新鲜。

  “大家对巴西电影,还停留在电视剧《女奴》那个阶段,是1980年代的事了。”导演贾樟柯2017年向南方周末记者感叹,大家看欧美电影太多,“另外一部分好电影为什么不看呢?”

  不算新的巴西电影《尼斯·疯狂的心》在2018年1月公映,而《24小时:末路重生》中可以找到南非的踪迹,“金砖”电影又团圆了。《亡命天涯》开启了好莱坞分账大片的时代,二十多年过去,中国大银幕上的“另外一部分好电影”的确越来越多。

  2018年5月,日本电影《小偷家族》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,两个多月后在中国上映。这堪称历史性时刻,上一部在中国公映的金棕榈影片还是1993年的《钢琴课》,并且经过大量删减。中国观众在这一年里看到了多部欧洲三大电影节入围影片,如《路过未来》《大世界》《爱在记忆消逝前》和《米花之味》。

  与北美的时差也缩短了。在美国上映三个月左右,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的获奖或提名影片,《水形物语》《三块广告牌》和《金钱世界》都在中国上映了。而提名下一年度最佳影片的《黑豹》,来中国的速度显然更快了。

  经过岁月和情感的沉淀,老港片如同众多影迷心中的高峰。市场环境变化,港片也要变。观众注定会拿它们与“黄金时代”的经典比较,甚至感慨“港片已死”。

  不过,“国庆档”上映的《无双》,无论剧本、表演还是制作都让观众惊喜。内地媒体采访导演庄文强时,又抛出“港片已死”的话题,但判断句变成了疑问句。“我都没死,港片怎么会死。”庄导答得斩钉截铁。

  实际上,香港与内地的电影人早已难辨你我。徐克的《狄仁杰之四大天王》再次示范华语3D电影的技术水准;金像奖获奖影片《黄金花》内地与香港同月上映;《龙凤斗》时隔14年在内地重映,收获1400余万票房。电影《你好,之华》是个多方合作的好例子,制片人是“北上”十几年的香港导演陈可辛,演员大多来自内地,演内地的故事,导演则是日本人岩井俊二。

  好莱坞的超级英雄电影依旧在中国受到热烈欢迎,毒液、蜘蛛侠、“复联”、海王和黑豹在2018年联手拿下73.5亿元票房。如果无视档期之类的因素,同年上映的国产电影《唐人街探案2》《捉妖记2》《西游记女儿国》也取得相当不错的票房成绩。国产“超级英雄”还存在种种缺憾,但这些原创IP正形成各自的“宇宙”。

  50后、80后和现实主义

  2018年排名票房前三的电影,足以跻身中国影史票房前五名。《我不是药神》因此成为名单中首位80后导演的作品,而这仅仅是导演文牧野的长片处女作。80后导演闫非和彭大魔,也因《西虹市首富》取得了相当好的票房成绩。

  张艺谋等多位50后名导也拿出了新作,仅就票房而言,未能超越后辈们。顾长卫的《遇见你真好》和李杨的《盲·道》还遭遇了业内外的普遍差评。

  2018年,多位80后导演的作品公映,包括《暴裂无声》(忻钰坤)、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(毕赣)、《无名之辈》(饶晓志)、《路过未来》(李睿珺)和《北方一片苍茫》(蔡成杰)。导演们旨趣各异,共同展现了中国年轻电影人的才华。

  日韩和印度电影被许多中国电影人奉为学习榜样,中国片方甚至购买国外电影版权,在忠实于原著的翻拍中学习。2018年,《解忧杂货铺》的中国翻拍版和日本原版电影甚至先后上映。令人惊喜的是,分别翻拍自《赌博默示录》和《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》的两部中国影片,即《动物世界》和《西虹市首富》都在不同程度上超越了原作。在世界影史中,翻拍超越原作甚至成为经典不是个例,中国电影的“学徒”们前景可期。

  电影与资本之间最理想的关系,是互相成就、各有裨益。然而,热闹的中国电影产业难免受到资本过分疯狂的追捧,引起各种反噬。上映三天紧急“撤档”的《阿修罗》,陷入“先锁场后退票”争议的《后来的我们》,发起“错位营销”的《爱情公寓》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为懵懂的中国观众普及了一个又一个新鲜术语。这些资本主导的动作,最终伤害了它们所依托的电影作品本身。

  2018年底,电影业内传开“贵州新浪潮”的说法,半开玩笑地概括2018年出现的贵州电影作品《无名之辈》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(甚至2019年初上映的纪录片《四个春天》),以及近年非常活跃的演员章宇、曾美慧孜。这些电影拍摄于贵州,使用贵州方言,讲述当地民间故事,具有独特的地方美学风格,都引起大众的关注。中国处处是生机勃勃的民间和各具特色的乡野,“贵州新浪潮”或许只是众多“新浪潮”的开端。

  2014年,真人秀《爸爸去哪儿》的大电影上映,票房颇丰。因为此类电影的票房被计入“纪录片”类型,业界调侃,中国院线纪录片迎来了“春天”。一段沉寂后,2017年,慰安妇题材纪录片《二十二》受到广泛关注,获得1.7亿票房,令业界再次动心。但2018年,《最后的棒棒》《大三儿》和《生活万岁》作为院线中具有代表性的纪录片,票房合计不足1000万……纪录片的春天会远吗?

  南方周末2018文化原创榜之电影

  影评人,青年电影手册主编程青松

  影评人、作家,金马奖评委木卫二

  中央戏剧学院教师尹珊珊

  西南大学文学院影视艺术系教授曹怡平

  2018年,导演文牧野的第一部电影长片《我不是药神》上映,获得了31亿元票房,进入年度票房的前三名,以及历史票房的前五名,获得了口碑和票房的巨大成功。(资料图/图)

  ★年度电影:《我不是药神》

  尽管他身体健康,但他的社会生命处于濒死状态:老父病危,筹不齐手术费;前妻要夺走儿子的抚养权。转机出现于他涉险去印度购买治疗白血病的平价仿制药,自此一跃飞升成“药神”。此片小心翼翼地提示了一个问题的答案:世间本没有药神,利益铸成的黑洞诞出了药神。(曹怡平)

  当之无愧的现象级年度国民电影,已经在多个意义上足以成为电影史上的标志性作品。文牧野的票房、口碑双响,或许标志着电影学院系统的青年导演再度来到电影的前沿阵地。(胤祥)

  思想和艺术上均没有很大野心,但把一部类型片尤其是通俗剧该做的事情做到了极致,感动了无数人,也力所能及地推动了社会进步。(周黎明)

  医改前国人对医药问题的漠视,合理求生欲在法律面前的抗争。在还原事件原型之余,加入了群戏和戏剧张力,落脚于伦理与法律的博弈。诉讼过程在片中被弱化,但已经构成了对生命的敬畏。新导演的第一部相当厉害。(大奇特)

  在很多地方,它让我想起《西游记》,两个故事从人物角度看都是一样的,都在讲五个不完美的人如何变成“圣徒”。新的形象,可以琐碎杂芜,可以猥琐油腻,可以是药贩子、钢管舞女、黄毛“杀马特”,所在的环境也是纷繁杂乱,缺少美感的。(韩松落)

  ★年度电影提名: 《江湖儿女》

  《江湖儿女》是贾樟柯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爱情片,在颠沛流离的人生道路上,红尘无恨只有情。赵涛和廖凡的表演,堪称2018年中国银幕最佳表演。(程青松)

  时代变迁掀起的冰雪暴,裹挟着懵懂无知的江湖儿女在飘荡中聚散离合、遍体鳞伤。现实生活中的你、我、他呢?这也许是贾樟柯隐去的提问。(曹怡平)

  “十七年中多少事,春帆楼下晚涛哀。”“春帆楼”和“十七年”,恰如《江湖儿女》中无处不在的局势变动,透过喇叭、水位线和监控摄像头隐晦地传达着。“十七年”绝对不只是十七年,《江湖儿女》是贾樟柯作品之间的“既视感”回忆录。(木卫二)

  2018年5月19日,在法国戛纳,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《小偷家族》斩获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棕榈奖。该片讲述了没有血亲关系的一家六口游走在贫困和违法的边缘,相依为生的故事。(资料图/图)

  作为是枝裕和的忠粉,《小偷家族》甚至排不进我的个人前三。它实在太圆了,台词和角色把能说的事情都说满、说通了。就连戏外去世的老人家树木希林,都让这部电影更像一个沉甸甸的信物。最有趣的体验是不同演员的组合,以及被隐匿的过往秘密。(木卫二)

  《小偷家族》给我的震撼,来自基于人类本能对残酷世界的真实反应。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冰天雪地的,化解寒冷的还是来自本能的爱以及他们的宽恕。(程青松)

  影片《三块广告牌》讲述了1986 年在艾宾镇发生了一起杀人案,女主角正是这个案件死者的母亲,用公路上红色的三块广告牌质问当地警局的故事。(资料图/图)

  这部由马丁·麦克唐纳自编自导的影片,一改其此前作品的戏谑,成为主题严肃、稳扎稳打的大师之作。女主角米尔德雷德竖起三块广告牌,与警长威洛比所象征的公权抗争,而威洛比则以意外的自杀讲述了自己的无可奈何。好人与坏人并不绝对,世上本就有太多无可奈何。面对无解和无常,麦克唐纳给出的解决方法却并不沉重,他看透了命运虚无的本质,再用幽默稍微缓解。这样一部非主流文艺片的引进,并通过全国艺术电影联盟做小范围上映(后来又有限扩大放映规模),甚至取得了不错的票房。无论从电影本身还是国内艺术院线产业发展角度,都无愧于去年院线片最佳。(西帕克)

  《三块广告牌》呈现了人类普遍最为本能和深刻的感情,宣告了卑微之下的不凡勇气和人道光辉,充满了爱和慈悲。(尹珊珊)

  一个英国戏剧编剧眼里的美国,一个更接中国地气的故事,一个不满现状的大妈,一种对待现实的另类可能。(周黎明)

  毕赣的美学完全建立在自己的观影经验上,正如同黑色电影完全不需要在意其剧情逻辑是否烧脑,而仅需用心感受其所塑造的氛围。事实上,好的黑色电影,总是主角比观众要知道得更多、更快一步。这部电影也是一样。(西帕克)

  失控的制片与错位的营销,并不能掩盖毕赣无与伦比的才华。能够在视听语言的层面将长镜头的功能、形式、美学、意义都提升到非常领先的高度,这种情况很多年没有发生了。而且不要忘记,毕赣仅仅是一个出生在1989年,刚刚拍摄了两部长片的导演。(胤祥)

  (感谢南瓜视业对提名工作的支持)